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研讨 >> 舞蹈技法 >> 正文
浅谈身韵的〝形、神、劲、律
[来源:http://www.cidf.cc | 作者:白丽蓉 | 日期:2015年6月25日 | 浏览1663 次] 字体:[ ]
一、中国古典舞身韵的诞生
中国古典舞作为我国舞蹈艺术中的一个类别,是在民族民间传统舞蹈的基础上,经过历代专业工作者的提炼、整理、加工、创造并经过长时期艺术实践的检验流传下来的,是具有一定典范意义和古典风格特色的舞蹈。中国古典舞从起源来说,是古代舞蹈的一次复苏,是戏曲舞的复苏,是几千年中国舞蹈传统的复苏。“中国古典舞的诞生”的确不是一件小事,但古典舞现在仍未渡过它的童年,其自身还在成长发育中,而“身韵”使它步出困境,使它从戏曲的原生态中蜕变出来,转向舞蹈的新生态。因为有了身韵的存在,才使得中国古典舞别具一格。身韵的创建使古典舞的审美内核已趋稳定,其理论基础也已比较扎实,运动系统已经形成,向真正舞蹈的范畴迈进。产生于 80年代初中国古典舞的“身韵”课,经过十多年的实践已逐渐被中外舞蹈界和学术界所认识。北京舞蹈学院李正一和唐满城两位古典舞老教授,毅然整理并创建了古典舞“身韵”课,使中国古典舞重振雄风,使古典舞事业曙光再现。中国古典舞是中华文化的基本精神 ——“身形兼备”的艺术体现,而对“身韵”的研究为中国古典舞提供了最核心,最本质的“元素”。“身韵”即“身法”与“韵律”的总称。“身法”属于外部的技法范畴,“韵律”则属于艺术的内涵神采,它们二者的有机结合和渗透,才能真正体现中国古典舞的风貌及审美的精髓。“身韵”即“形神兼备,身心并用,内外统一”,这是中国古典舞不可缺少的标志,是中国古典舞的艺术精髓所在。

二、中国古典舞身韵的“形、神、劲、律”

通过看《大漠敦煌》的大型舞剧,我深刻了解到了中国古典舞不仅要具备扎实的基本功和技术技巧,更重要的是具备内在的蕴意。一个成熟的古典舞演员在舞台上所展示的舞蹈动作之所以具有审美价值和艺术魅力,是因为体现了身韵的“形、神、劲、律”。“形、神、劲、律”作为身韵基本动作要素,高度概括了身韵的全部内涵。形,即外在动作,包括姿态及其动作连接的运动线路。神,即神韵和心意,是起主导支配作用的部分。劲,就是力,包括轻重、缓急、强弱、长短、刚柔等关系的艺术处理。律,也就是动作本身的运动规律。这四大动作要素的关系,是经过劲与律达到形神兼备,内外统一的。其规律是“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力与形合”。


(一)形

形是指形体外部的动作。它表现为形形色色的体态,千变万化的动作及动作间的连接。凡是一切看得见的形态与过程都可以称之为“形”。形是形象艺术最基本的特征,是古典舞舞魅之依附,是古典舞之美的传达媒介。众所周知,通过对传统艺术审美特征和各种典型舞姿的剖析,得出了在“形”上首先必须解决体态上“拧、倾、圆、曲”的曲和“刚健挺拔、含蓄柔韧”的气质美。从出的墓俑和敦煌壁画中不难看出这一点,如秦汉舞俑的“塌腰蹶臀”,唐代的“三道湾”,戏曲舞蹈中的“子午相”、“阴阳面”、“拧麻花”,中国民间舞“胶州秧歌”的“辗、拧、转、韧”,“海洋秧歌”的“拦、探、拧、波浪”和“花鼓灯”的“斜塔”,武术中的“龙形猿步”、“八卦”等无一不贯穿着人体的“拧、倾、圆、曲”之美。掌握体态及造型的曲线美还需要具有相应的素质能力,因而它也是一种技法。人体的“拧、倾、圆、曲”是整体的形象。从局部来看“头、颈、胸、腰、胯”,“肩、肘、腕、臂、掌”,“膝、踝脚、步”都有其特定的要求。


(二 )神

这是泛指内涵、神采、韵律、气质。任何艺术若无神韵,就可以说无灵魂。无论谈诗、论画、品评音乐、书法都离不开“神韵”二字。在古典舞中人体的运动方面,神韵是可以认识的,是可以感觉的。而且正是把握住了“神”,“形”才有生命力。在这一概念中,身韵强调内在的气蕴、呼吸和意念。强调内心情感。在形和神的关系中,把神放在了首位,“以神领形,以形串神”正是这此意念情感造化了身韵的“韵”。可以说,没了韵就没有了中国古典舞,没有了内心情感的激发和带动,也就失去了中国古典舞最重要的光彩。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是传神的工具”,而眼神的“聚、放、凝、收、合”并不是指眼球自身的运动,恰恰是受内涵的支配和心理的接凑所表达的结果,这正是说明神韵是支配一切的。人们长期为中国古典舞的内在韵律感到神秘,虽然一个“圆”字是早被人们公认的,但它究竟是怎么样的运动规律,身体及手臂的运动轨迹是怎样的,这是从事古典舞的人们长期困惑的问题。身韵创建者提出了“三圆运动”的理论。他们认为中国古典舞身体运动过程是沿着三个圆形的运动。这就是立圆、横圆、八字圆。令人吃惊的是这个扰人已久的问题是这样轻而易举地被破释了。而且又是如此准确而简明。它立刻让人想到拉班的“球体运动”的理论。它们有很近似的思路,又是自解释可各自的规律。原来真理是很简单的。科学都是经历了“由浅入深”到“深入浅出”的过程。单纯的真理是艰苦探寻的结果,是长期积累,偶然得之。


(三)劲

“劲”即赋予外部动作的内在节奏和有层次、有对比的力度处理。比如运动时“线中的点”即“动中之静”或“点中之线”,都是靠“劲”运用得当才得以表现的。中国古典舞的运行节奏往往有规则的 2/4、3/4、4/4式的音乐节奏不大相同。它有更多的情况是在舒而不缓、紧而不乱,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的自由而又有规律的“弹性”节奏中进行的。“身韵”即要培养舞蹈者在动作时,力度的运用不是平均的,而是有着轻重、缓急、长短、顿挫、符点,切分、延伸等等都对比和区别。这些节奏的符号是用人体动作表达出来的,这就是真正掌握并懂得了运用“劲”。“劲”不仅贯穿于动作的过程中,在结束动作时的劲更是十分重要的。无论戏曲、芭蕾舞、武术套路都是十分重视动作结束前的瞬间节奏处理,中国古典舞更不例外,它有如下几种典型的亮相劲头 :——体态、方位均已准备好,“寸劲” 角度、运用一寸之间的劲头来“画蛇点睛”。“反衬劲” ——给予即将结束的体态造型的一个强度很大的反作用力,从而强化和烘托最后造型。“神劲” ——切均已完成,而用眼神及肢体动作延伸之感,使之“形已止而神不止”。除之外,还有“刚中有柔”、“韧中有脆”、“急中有缓”等劲的区别。


(四 )律

“律”这个字它包涵动作中自身的律动性和运动中依循的规律这两层含义。一般说动作接动作必须要“顺”,这“顺”是律中之“正律 ”,动作通过“顺 ”似乎有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之感。“反律”也是古典舞律动中十分重要的因素,如“双晃手”,当臂向左晃时,身要有向右拉之势,才能显示动作的圆润与韵味。“不顺则顺”的“反律”,可以产生奇蜂叠起、出其不意的效果。一个动作和动势的走向分明是往左,突然急转直下往右,或者向前突变向后等等均是。这种“反律”是古典舞特有的,可以产生人体动作千变万化、扑朔迷离、瞬息万变的动感。从每一个具体动作来看,古典舞还有“一切从反面做起”之说,即“逢冲必靠、欲左先右、逢开必合、欲前先后”的运动规律,正是这些特殊的规律产生了古典舞的特殊审美性。无论是一气呵成、顺水推舟的顺势,还是相反相成的逆向运势,或是“从反面做起”,都是体现了中国古典舞的圆、游、变、幻之美,这正是中国“舞律”之精髓之处。

三、关于中国古典舞身韵的时代性

这就是说所谓身韵能否使中国古典舞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能否使中国古典舞不仅适应当代人的审美要求,而且能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答案是肯定的。第一,中国古典舞和身韵。从创建到现在已经走过了半个世纪,尽管他们是对传统舞蹈文化进行发掘整理,继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但也打上了强烈的时代烙印。譬如对于传统戏曲中的“碎步”、“圆场”,身韵强调的是现代人的感情表达方式,在保留的同时,根据时代的节奏变化和气质要求,也适时地加进了一些大的步伐。第二,身韵是一套较为完整的语言系统,这种语言决定不是古汉语文言文,而是现代白话文,他们仍然是汉语。第三,身韵审美的民族性表明它一定是属于世界的,“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是整个人类文明所需要的。第四,身韵有着强大的语言生成能力,它可以是中国民族传统的语言表达方式,任何时空条件下的题材,言说不同的话语,表达不同的思想感情。这就是说,运用身韵这套语言机制可以编创出带有个性特征,风格各异,主题不一的不同类型的中国古典舞蹈作品。

四、身韵是中国古典舞的精髓

我对中国古典舞身韵的认识是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从最开始学习身韵课程到从中深刻体会其中的蕴意,了解到身韵不能只着眼于外在动作层面,要进入到深层本质和精髓,渗透在戏曲舞蹈中包括那极富表现力的身法、韵律、呼吸、节奏、点线等表现手法。从民族美学高度出发,对身韵进行全新式的探寻,让身韵能在戏曲,武术基础上脱颖而出,成为具有真
正意义上的独立舞蹈本题语言,加强了民族审美的范畴,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古典舞的面貌。身韵作为当代中国古典舞学科体系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的成功得到了同行们的一致肯定,回过头来看更觉得它意义深远。身韵学说的成立使中国古典舞又一次得以重生,它挣脱了文化失语症的窘境,从戏曲和武术的怀抱中脱颖而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独立舞蹈形式。由于身韵的影响使舞台剧目更加多姿多彩,并培养了一代具有创新精神的舞蹈新生代,大批的中国古典舞演员、教员、编导都受益于此。由此可见,身韵是中国古典舞的精髓。

参考文献:

[1]唐满城
.中国古典身韵教学法
.上海音乐出版社
,2004
[2]吕艺生
.舞蹈学导论
.上海音乐出版社
,2004
[3]赵丽敏
.中国古典舞神韵的在教学训练中的价值
.锦州
师范学院学报
,1999(4)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